No Comments

  31省老龄数据出炉:川渝最苦 广东最年轻?
   
  

  
  
  
   
  
  

  老年人口抚养比是衡量老龄化和养老压力的重要指标,比例越高通常代表养老压力越大。本月初,最新的全国和31个省市的老年人口抚养比抽样统计数据悉数出炉。

  

  尽管总体人口红利仍未完全消失,但绝大部分省份的老年人口抚养压力持续增加。数据显示:重庆和四川成为抚养比最高的省市,北京和上海正借助外来年轻人口缓解养老压力,广东依然是最“年轻”的省份。

  

  老龄人口突破2.2亿:抚养压力持续攀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2.22亿,约占总人口的16.1%;65周岁以上老年人1.43亿,约占总人口10.5%。

  

  伴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过去10多年整体扶养压力逐年攀升。老年人口抚养比从2004年的11.87%增加到2015年的14.33%。

  

  各省的老年人口抚养压力悬殊。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重庆市和四川两省市抚养比最高,均超过18%;紧随其后的是江苏、辽宁和上海。广东和西藏是抚养比最低的省区,均低于10%。广东不仅当前抚养比低,由于大量年轻人口涌入,过去十年降幅也最大。

  

  下图是面包财经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绘制的31省市区抚养比排行:

  
  
  1
  
  
  

  重庆和四川的抚养比位居全国榜首很大程度上源于过去十多年的劳动力外流。抚养比是以常住人口为计算依据的,通过户籍人口与常住人口的变化,可以看出人口外流带来的影响。

  

  对比公安部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可以发现:重庆和四川的户籍人口数分别在2001年、2005年超过常住人口总数。截止2015年,四川和重庆的户籍人口分别比常住人口数高出约898万和355万。两省市户籍人口比常住人口合计多出约1253万人,约占户籍总人口的10.34%,这从侧面印证有大量的劳动力人口外流。

  

  去年川渝两省市的抚养比较上一年其实有所降低,未来的形势并不乐观。今年9月份,四川省统计局对全省2016年至2050年的人口状况进行了预测。预测结果显示:未来35年四川劳动年龄人口(16岁至59岁)呈减少趋势,2015年四川劳动年龄人口总数为5099.02万人,到2050年减少为4305.53万人,比2015年减少793.49万人,降幅约15.56%。

  

  京沪靠外来人口补血 东三省老龄化急剧加速

  

  上海同样面临巨大的老龄化压力,抚养比位居第五。但与北京一样,依靠外来年轻人口的输入,过去十年抚养比在下降。而作为人口流出地,黑吉辽三省过去十多年养老压力持续攀升,形势愈发严峻。

  

  下图是面包财经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绘制的2004—2015年各省市区抚养比变化趋势:

  
  
   
  
  
  

  2004年时,上海才是老年人口抚养比最高的省市,抚养比高达20.31%,北京位居全国第四。但到了2015年上海抚养比下降到16.47%,是所有省市中降幅最大的。北京则从远高于平均值下降到平均值以下,排名从第四位下降到第17位。

  

  庞大的外来人口流入对北京和上海的老年人抚养比起了很大的稀释作用。对比国家统计局和公安部的统计数据:2004年至2015年期间,北京市的户籍人口仅增加了180.14万人,而外来常住人口增长了约500万人。上海同样如此,户籍人口增长约81.23万人,常住人口增长了592.04万人。

  

  数百万拿不到北京上海户口的年轻人,正为两大都市扛起养老的重担。东三省则是另一番场景。从2004到2015年,黑、吉、辽三省的抚养比升幅紧随四川之后,位列二到四位。

  

  养老金告急: 八省可支付月数不足10个月

  

  我国养老问题面临考验的不止在人上面,也在钱上面。由于老年人口激增,包含养老保险在内的五险支出速度已经超过收入速度。人社部数据显示,2015年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合计为46012亿元,同比增长15.5%,而支出增速达到18.1%。去年社保支出占社保收入的比例已高达84.73%。

  
  
   
  
  
  

  而且现在愿意交养老保险的人正逐渐减少。人社部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显示:企业部门缴费人员占参保职工人数的比重自2009年以来已经连续七年下降。2009年缴费人员占比达87.7%,而2015年这一比重仅为80.3%。

  

  企业养老金支付压力正在迅速增加。可支付月数由2012年的19.7个月下降到2015年的17.7个月;其中,8个省份可支付月数不足10个月,黑龙江的企业养老金可支付月数仅1个月。

  

  养老金抚养比所展示的问题远比人口数据更为严重。《报告》显示:2015年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已经下降到2.87:1。也就是说,不到三个在职人员就要“养”一个人。

  

  纵观历年数据,中国走向老龄化社会已经无可避免,但各省情势千差万别。一场对年轻人口的争夺战其实早已在有意无意中展开。

  

  在养老压力之下,对年轻人口的争夺,是否将成为诸多地方制定发展政策时更重要的考量?更快老去的地区,如何才能留住年轻人口?

Categories: 职场校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